银河星系星际联盟总部小卖部

一个脑洞囤积处
有各种各样的废稿
可能这一生都不会再开坑了

身为普通人的我对身为玛丽苏的苏小姐的追寻

#和玛丽苏开玩笑世界观#
#没有魔法界没有魔法界没有魔法界#
#只有神神叨叨的预言家#
#上一条是我当初的人设而我还没有写到#
#没错我回想了一下发现当初脑的不是一个短篇而是我只写了一小部分的大长篇#
#向我可怕的脑洞致敬#
#我写的那部分居然还没有到主线#
#哎呀我的妈呀#
  
Date:1820/2/29
  他们脑子,都不好使了吧?
  毫无恶意,我是说——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他们都忘记了苏小姐。想当初,苏小姐作为教会的圣女,深受无数人的爱戴,而在她卸任之后,也一直未嫁,这件事情当时可是闹得风风雨雨的。那么大个人,总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来吧?可连之前暗恋过苏小姐的主教大人——是的这可是个大新闻不过除了当事人就只有我知道因为苏小姐只告诉了我——也对她毫无印象。
  没有人——无论他自称自己有多么地聪明——能够质疑我的记忆力!我想说,脑子不好使的,一定是他们!
  为了避免我步入他们深患老年痴呆症的后尘,我要开始写日记了。我要把自己的记忆,全都记录下来。
  顺带一提,祖母听到关于苏小姐的事后,做出的反应很是不同往常。她竟然,只是让我别管这种小事!以前她哪次不是重视我的言论去检查的?可如今,她是为了什么而敷衍我呢?她这么敷衍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今日一记:据说东方古国将有来客到访,一年前就出发了,预计一月内会来到。
Date:1820/3/14
  今日使团来到,面目明丽倒是一点都不像是一路的舟车劳顿后的。为此我很是奇怪,直到我在城堡中偶遇了一位名叫莫玲瑞的使臣才知道,原来他们刚从另一国度访问过来。
  那使臣一脸精明,同祖母一样也是女儿身的大官,真是不容小觑啊!
  不过这次的偶遇让我摊上了一件苦差事——我要领使者们去参观。这可真是可气啊……
Date:1820/3/26
  那该死的使臣,竟当堂请求我与他们一同回去!幸好祖母坚持不允啊……
  不过他们后来又在私下里不知道谈了些什么,直觉告诉我,祖母可能要松口了……
  这真令人沮丧。
Date:1820/4/1
  我……我竟不知我的行李都在不知不觉中准备好了。可祖母前几天一点表示都没啊!直到使团走前,她才吩咐下来,让我和他们一起走。
  我现在又是悲伤,又是疲惫,一想到要离开家乡,并且再也吃不到家乡菜了,我还有一点……饿……
Date:1820/4/2
  现在我们已经离开首都好几海里了。
  这船在海上颠来倒去,晃得我脑袋直发晕。
  昨天临行前的一切,我仍记忆犹新。我那似乎有些老糊涂的老祖母告诉我,我只是去外面学习一段时间,学好了就可以回来。可是为什么是选的我呢?不愿离开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可是我却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去向。
  莫玲瑞开始教我他们国家的语言和文字,她说她的名字叫:CHAO YU,是向着暴风雨前进的意思。我感觉,他们的文字可真是奇怪啊。
  她还教我我的名字是怎么写的。
  木各  大  女亚(格奈娅)
            示
  写起来真的是好奇怪啊!
  然后她从数字教起。
  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
  这是一首诗,讲了一幅乡村里的景色,而且巧妙的把数字结合了进去。
  还挺聪明。
Date:1820/5/25
  海上的日子令人惊惧,窗外除了蓝天就是蓝海,茫茫蓝色之下的日子一天又一天飞快的过去,我几乎忘了今日是何年何夕。
  所幸现在我终于踏上了实地了。
  我、朝雨和几个使者从陆路去天朝,而其他的使者们,从海上先行回去。
  虽然我天朝文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可是他们一讲得快起来我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幸好朝雨语言天赋很强,她似乎什么话都会说,这一路上的翻译工作都靠她。
  首先到访的国家也是他们来时经过的国家,来时十分顺利地就受到了款待,真是惬意啊——
  朝雨还领我在这个国家的主城中游荡了一番,买了些礼品,说我可以过几年带回家。
  我感到了一丝暖意,其实吧,朝雨这人他挺好的。如果不是她的嘴那么贱的话。
  无聊的时候干什么呢?不如把日记用天朝文翻译一遍吧?
Date:1820/5/27
  我早该想到的!朝雨这种性格,迟早会惹到大麻烦的!这麻烦——看她那脸色——好像还是个老麻烦了。
  半个时辰之前,麻烦如同群狼般挡在马车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车上的人一个个砍下来,气势汹汹,令人毛骨悚然。一时间我也跌落到了路旁一个小土坑,昏天黑地,所幸,那些麻烦没有看见我。
  混乱之中,我似乎听到朝雨说,要去引开他们,于是,我等在这里,盼望着他们能回来。
  
  现在天全都黑了,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回来,我现在又饿又渴。期间我回到破败的马车上找过干粮。可它们似乎是被抢走了。我害怕,害怕他们再也回不来了。可直觉告诉我。像朝雨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地死去的。
  饥饿无聊之下,我突然回忆起了童年的时光。
  母亲在生下我之后便回归了他自己的家族,我们只有在大事件发生时才能见面。可祖母即使再忙也会抽出时间来陪我玩。在祖母掌权之后的几年,政局动荡不安,母亲常被人威胁。而我在祖母护佑之下,却就这么无忧无虑地成长了起来。
  那个时候,苏小姐——那可怜的被人遗忘的女子——常常会过来带我。她十分温柔,一直在笑着。50年的岁月在她脸上未留下过什么痕迹,她是我童年时的月亮。而祖母,则是太阳。(哎呀码到这里忍不住吐槽原来我那个时候还吃年龄差这么大的)
  可如今,她们都离我而去了。
  没有了太阳,没有了月亮。我的四周现在只有一片黑暗,仿佛能把人的灵魂吸进去。
Date:1820/5/29
  一天多没有吃过东西了,我的脑中好像没有多少能量可以用来思考了。
  在一天的漫长等待后,我还是选择离开,自行寻找出路。在附近的一个小山村中,我找到了一家会说天朝语的人家。在简单的交流后,善良的他们邀请我住入他们的家中。
  那碗最普通的蛋炒饭,在我嘴里竟有了熊掌鹿珍的味道,仿佛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这户人家复姓东方,我会永远记住他们的。
  吃饱喝足之后,我便在他们家找了份差事:每日帮他们跑腿去镇上买东西。
  如此一来,我大概是可以在这里住到朝雨他们找到我了。
  不过有一件事很是奇怪,我要把它记下来!东方家的小女儿,小秋,看上去很是古怪。看我的眼神,不说奇怪,可总归是不同寻常的。更可怕的是,她每次来喊我吃饭的时候,我总是下意识地把她当成了苏小姐。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啊!
Date:1820/6/7
  转眼一周已过,可朝雨却连个影子都没有出现。
  今天去阿娜罕商店买与往常一样的东西时,却被告知卖完了。带着未完成任务的歉意,我正准备离开,却发现有人神经古怪,有人交头接耳,有人打着奇怪的手势。当时我是回去了,说明情况后和小秋去山中采野菜。等采完野菜回来后,东方老汉问我刚刚有个男的来,是不是我的同伴?我很奇怪,回了句说,如果不是女的那一定不是我的同伴。
  我不明白这样的情况是怎么一回事,可直觉告诉我,我应该走了,而且,我得走得远远地。
  小镇在这座村子的东面,我得沿着东面与我来时方向的夹角向反面走,才不会那么快被他们赶上。
  我给东方家留了条应该是有些价值的祈福手链,没告诉他们我去哪里就走了。
  可小秋发现了我,她告诉我她会保守秘密,她真的很奇怪。
Date:1820/7/7
  至今仍未找到朝雨,她大概的确是死了。
  我学习了一些这个地方的方言土语,简单交流不成问题,成功得到了一个工作。
  我正考虑如何回去。
Date:1820/8/1
  我终于从一个外地刚来的商人处打听到了天朝在哪儿,并买了一份手抄地图,我想在陆地上行走,终究比在海上行走要好的多。
  只要我到了天朝,拿出证明我身份的文书,他们一定会送我回去的!说不定呀,他们正在寻找我来的路上呢!
  我变卖了一些随身携带的好物,用花言巧语得到了不少的路费。
  天朝!我来了!
Date:1820/8/27
  这里下了暴雨,十分湍急,好似要把人希望的火苗浇灭一般。我心里有一股没来由的害怕。(这里看了半天我才想起来这么写是为了显出主角天朝语四六级没过)
  路费还有一半。
Date:1820/9/15
  路费用完了,可是,我还是没有走出多少路,我想。
  这里的人口语有很大变化,可文字却完全没怎么变,我很慌张。
  幸好善良的人哪里都有,穆罕默德先生收我作账房了。
Date:1820/11/25
  路费兴许是足够了,这份工作要来钱快些。(我总感觉这里我暗喻了主角在账本上做手脚已经变黑了)
  我,格奈娅,
  又该上路了。
  离家至今半年多,我心中是无限的思念。
Date:1820/12/1
  对着水镜向自己祝愿生日快乐。
  买了块大饼来庆祝。
  思绪仿若回到了童年时期,吃着蛋糕的生日宴会上。
  客人们来来往往,美好之言满溢出来,我与苏小姐在花园中品茶,一个一个地拒绝掉邀请跳舞的小伙子们。
  主教大人要把苏小姐拉走,我不允,他们只能无奈地用一个对待小孩子的笑容面对我。
  那是好几年前。
  这一年,我仿佛不只长了一岁。
Date:1820/12/31
  快要到新的一年了,我却只能在一间破旧的旅店中度过这一年。家里怕是有一场同以前一样的宴会吧,祖母与母亲一定在想着我呢。
  可我不能回到家中,我仍在漫漫的回家路上。
  这路似乎是至今连一半也没有走到,我有些丧气。
  听说苏小姐就是从天朝来的,我是不是去天朝就能找到不知为何突然消失的苏小姐了?
  这么想着,内心也就有了斗气。
  真是欢迎啊。
  新的一年的漫长路途。
  
  
  
  
  
  啊啊啊啊我码完了!
  一边码一边改自己写的错别字QAQ
  话说也顺了一遍自己的思路,发现当时我好像并不是写的玛丽苏消亡而是像水那啥把不服从自己的给抹杀了一样!而主角会慢慢在路途中发现真相,最后和大boss同归于尽去见她的苏小姐,结果人家苏小姐把自己的生命给了主角让她长生不老了!
  你不是被抹消了嘛哪里来的生命!
  年轻的我居然是写的如此沉重的文!
  自己的刀,自己哭着也要吃完,我现在被一个脑洞虐得死去活来……

翻到了以前写在小本本上的脑洞,貌似是我曾经众多关于开玩笑的脑洞中的一个——一个深爱着玛丽苏的妹子在玛丽苏消亡后的传奇之旅。
感觉很带感的样子~~~
于是暗搓搓问问有没有人想看(๑•́ ₃ •̀๑)

曾经的脑洞如今的废稿

  《片段》

  #hp 背景,在原著人物的生活中做一片绿叶#

  #主角百合线,人物群像无 cp#

  #洗白反派#(看看某些同人文……好像是不存在的)

  #很多乱入,最后直接综英美#

  #由很零散的片段组成#

  #时空旅行者的怀表#

  #被困在历史的滚滚长河中#

  #关于盗梦空间的判断方法#

  ————以下是当初的脑洞梗概————(〈〉里是人物介绍或地点介绍或物品反正就是介绍)

  A〈家庭困苦脑路奇特超能力学霸〉和 B〈商人后代精明机灵高智商学痞〉是在初中之前从来没见过的邻居(可能我自己忘了什么设定反正这挺奇怪的)在一次校外欺凌事件中相识,随后就是一见钟情(喵喵喵?)戏码,成为了好朋友。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两人走上了社会,在一次明为同学聚会暗为某男同学追求 B 的宴会上,A 知道了对 B 的感情,慌乱之下离开了宴会现场。

  然后她就被车撞了(哈哈哈哈哈!)开启了 A 的主场

  穿越到了佩妮的身上,正好是捡到哈利的前一天。不过因为继承了佩妮的记忆和情感,所以 A 并没有对救世主男孩有什么区别于原著的对待。(当然啦因为这是女主,所以一切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咯,懂?)

  然后 balabala 原著剧情,期间 A 还在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的世界里到了小时候的佩妮的身上,见到了可爱的 11 岁的小百合。

  在佩妮逃离女贞路的时候(她是这个时候杀青的吧?)A 眼睛一闭一睁发现自己变小了,出现在孤儿院〈没错小里德尔的那个〉

  然后 balabala 就是我没想好的剧情,和魔法界应该没什么关系,主要是见证黑魔王的幼年时期(emmm 风格类似于酱油的那篇汤姆杰瑞番外?)(哦这个梗不知道的人可以去看《和玛丽苏开玩笑》哟~吃安利~)(放弃吧没人理你)A 在黑魔王身上看到了和 B 相似的地方也思考了 B 的许多优点于是坚定感情(然而我记得我给 B 的设定明明是大姐大???)

  这一段经历以意外死亡告终。

  然后就到了亲世代,成为了一个麻种小巫师(我希望父母双亡但这太烂了)认识了(之前就见过的)11 岁的小百合,发生了 balabala 的事。期间 A 想见见小百合的家人(主要是佩妮)结果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见到(想表示一下反时间悖论)

  A 想保护莉莉一家,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就此消失在巫师界(这里还是想表示一下反时间悖论以及一丢丢宿命论)

  时间匆匆而逝 A 在麻瓜界独自生活了很久,日常就是回想 B 思念 B 牵挂 B 以及回想过去这不知道几十年的操蛋人生。

  然后她发现自己能出现在金妮身上,还不是同一个世界的金妮(是的我好像在这里有脑补过一个检验方法的不过忘记了)(不要吐槽为什么是金妮我也不知道其实其他人我想也是可以的只是我开玩笑看多了)(于是之前所有原著设定轰然倒塌剧情也如烈马脱缰般远去,并且一去不复返)

  这个世界的哈利是美国队长〈扮演者克里斯伊万斯,不过有翻译成埃文斯的〉领养的孩子,并且发现他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神经病啊你!)被伊法魔尼魔法学院作交换生送到了霍格沃茨。

  于是 B 再次出场了!撒花!作为一个超级英雄+美队挚友来接哈利,接下来就是哦戴斯特尼命运的相会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你就是我的我就是你的即使转换了时空和姓名我依然记得你的眼镜啊不眼睛(关于是不是眼镜娘的设定我还没想好)

  下面进入苏爽甜环节,身为警察或者其他什么会在工作时死掉的职业的 B 为工作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穿越到了这个崩坏的世界成为了超级英雄(不清楚是哪一个可能是戴安娜可能是娜塔莎可能是李千欢管他反正是架空世界怎么说都可以)意外与命中注定相遇!伏地魔是渣渣好嘛!

  重要的是,为什么时空会混乱?

  于是一开始提到的 A 的超能力起作用了!可以了解各个平行世界的预言术!总之就是怎么爽怎么来,最后打爆了 boss!世界回归了原样!哈利依旧每日被佩妮姨妈吵醒,汤姆度过略显阴暗的童年后滋生了疯狂的欲望,莉莉也没有了那个拉文克劳的好朋友,而 A 和 B,两个已死之人,最后当然是手拉着手共赴黄泉啦!

  Happy ending!

  最后是一个补充向的总结:这是我上个学期的脑洞,还写在了小本本上,因为三分钟热度和笔力不佳而放弃。甚至还有很多脑洞只能想想,根本不能深入思考。比如说 B,我想写写她是如何度过孤独的 10 年的;比如说邓布利多,去他那个时代看看也不错;比如说后期,写得充满悬疑推理背叛也很带感的样子(我还脑补过一个场景,A 被迫加入反派,大声对 B 喊我从来没喜欢过你!又加了句只要等鸡吃完了米,狗舔完了面,火烧断了锁,这里就会下雨了!虽然奇奇怪怪但当时觉得很是带感)但终究是见识不够啊……

  ————下面是废稿————(我觉得我铁定会吐槽)

  ㈠

  “嘀嘀嘀——”

  “有车当心!”

  “嘭!”

  “嘎——吱”

  一具年轻的躯体(神经病啊!)倒在了血泊之中……

  街上的行人惊觉,纷纷聚拢而来,观望着马路上一个横躺在一摊鲜血上的姑娘,互相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却对此毫无行动。

  后方被挡住视线的车辆对此事一无所知,看见前方堵车了,便焦急地按着喇叭,嘴里还不住的骂着脏话。

  一旁下了车的肇事司机年纪轻轻,好像很慌张的样子,众目睽睽之下又不敢跑,有对这种事无能为力,只是站在那里无助地挠着头。

  一时间,议论声、咒骂声、鸣车声四起,路旁的交警还是一个资历尚浅的后生,急得满头大汗,还在奋力的维持着秩序。(我写完后觉得司机*警察蛮好吃的……mmp)

  一个似乎是要出远门的姑娘终于从拉杆箱中找到了一台老旧的诺基亚,冷静地报了警,随后走上前去,小心地观察起了受害者的生命迹象。(这是我心心念念想写的人设,当时热衷于让她四处客串)

  ㈡

  一位老妇人在墓碑前无声流泪,她身后是一群嚎啕大哭的各类亲戚。

  后排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姑娘,未施粉黛,脸色因悲伤而近乎无色。那墓碑上的“孝女陈秋韶之墓”七个黑色的大字在白色的大理石的映衬下显得极为刺眼,她不由得微微闭上双眼,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冒出。(哈哈哈哈哈?)

  “这并不因你而起,诗音,别太伤心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伸出手拍上的姑娘的肩。

  名唤叶诗音的姑娘睁开眼,长长的睫毛上似乎有光在微微闪烁:“她就是一个傻子。”(你咋骂人呢你!)

  伸在半空中的手顿了一下:“你也别……”

  叶诗音深吸一口气,鼻尖泛红,声音颤抖:“那聚会我就不去了。”

  “理解理解,我会和同学们说的。”那年轻人只得离开,走远后,拿出了手机,“把那桌双人餐退了吧。”

  叶诗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有在有人离开过来告别的时候才回个礼,直到所有人走光。

  当这片墓地重归于寂静的那一刻,点点滴滴的往事汇成大海将她包围。

  ㈢

  “小妹妹,不要怕,乖乖地把零花钱交出来,以后大哥哥会护着你哒!(这个哒字真是绝妙~)”

  瘦弱的小女孩抱着书包,慢慢回退到角落里,那四望的眼神,好像身前站着的是两匹狼。

  “都给我住手!”

  一双大长腿在黑色的长裤下积蓄着力量,快准狠地踢向了对方的薄弱处。

  等到那两个混混被吓得跑出了巷口,来人这才回头对下吓到蹲在墙角的小女孩说道:“没事了,起来吧。”

  声音清亮,健朗又不失女性的柔美,宛如天使的圣音引得小女孩抬头望向自己的恩人。片刻的愣怔后,她意识到对方是个长相绝美的女生,一头长发更显她帅气无比。

  “你……”小女孩开了口,唇间流出犹豫的声音。(喵喵喵?)

  “看你的校服我们是同校吧,我初二四班叶诗音,你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吧,今天这么晚了,你还是快回家去吧。”

  还没出口的谢谢噎在嗓子眼,小女孩只能看着叶诗音大步走远,竟忘记告诉她自己叫陈秋韶。

  (这整个一段都很尬)

  ㈣

  陈秋韶(震惊地发现自己在这里写的是韵……)这几天心绪很是不宁,大抵是因为最近她发现上次救自己的那个女生,那个全校闻名的叶诗音,就住在楼下。

  我还以为她家里挺有钱的……可之前我为什么都没有看见过她?是我上学太早了?

  她站在阳台上把刚洗好的衣服一一挂起,脑中思考这个问题。无意间,她失手将一件衣服掉在了楼下的阳台上。

  叶诗音家的阳台。

  陈秋韶(居然下面我写的都是韵……)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犹犹豫豫想着要不要下去拿。直到她回过神来,才发现那是自己校服的上衣。

  等到有礼貌的陈秋韶拿走了自己的校服,叶诗音母亲转头拎着扫把来到了书房:“诗音啊,刚楼下一小妹妹来她晾衣服时弄掉下来的衣服,人家可是一个小妹妹哦!你再看看你,是一个家务都不做,天天只知道玩玩玩,能不能学着做点事儿!”

  叶诗音在房间里不耐烦的回答道:“知道啦知道啦!您可忙您的去吧!”

  叶诗音的母亲听到她的话后,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

  “我要做家务,能把衣服弄掉?”

  ㈤

  初二四班门口,一个瘦弱的身影随便寻了一个学生,递给他一份包裹:“请帮我,把他给,叶诗音同学,多谢。”

  说完,她就一遛烟地跑没影了,留下那位同学呆愣在原地,那个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可怜虫只能把它放在那位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的桌上。(超尬)

  叶诗音到班级的时候,发现一大群人都在看着自己笑,正疑惑着,有人指了指她桌上的包裹。

  皱了皱眉,她正想把那包裹扔进垃圾桶,然而,不经意间,她发现上面写着致谢的话,落款是一个女生的名字:“陈秋韶”。

  她好奇地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是一瓶吸管折的幸运星,不由失笑。

  一个平时和她关系还算好的人凑了过来,打趣道:“了不得,这不是一班的那个怪胎嘛!”

  叶诗音挑了挑眉:“谁?”

  “就是那个全年级第一呀!不交学费,还靠奖学金生活的那个。她穷得从来不订学校盒饭,天天都拎着一个不知道到中午还热不热的保温盒过来。明明住得离学校不远,却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早早地到学校了,放学铃一响也是她第一个冲出校门。有小道消息说,爸爸是练那啥功死的,说不定啊,她的脑子,是有问题的呢!”(艾玛男默女泪)

  叶诗音听了,无奈地摇了摇头,没理她,而是定睛看向包裹里那张卡片。上面只有一个座机号码,没有现在人常用的 QQ 或者是 MSN,更有趣的是下面写着的地址,居然就是在自己家的楼上。

  ㈥

  雨,淅淅沥沥。

  长短不一的竹节围成了一个圈,用绳子紧紧系牢,固定在了房檐上。

  叶诗音和陈秋韶吸着嘴里的珍珠奶茶,站在校园里一个不太显眼的阳台上,背靠着栏杆,目不相视,许久无言。

  “明天就是说再见的日子了呐……”不知是谁先开了口,很是伤感的样子。

  “不过离开了初中,我们也会在一起啊!”

  “可是现在你家离我家好远啊……想当初……”

  “没办法,我爸就是那个样子。”

  (我就写到了这里,这一段后面的剧情应该是叶诗音也就是 B 的妈妈是个守财奴,然后她爸爸受不了离婚了,于是 B 跟她爸爸一起搬到了新买的房子里,陈秋韶也就是 A 会时常去帮她妈妈忙,留一个 B 为 A 守寡啊呸你什么也没看见的伏笔。接下来是两三段从高中到车祸发生的日常,感情升温什么的,然后就是一段同学聚会前 B 知道是那个男生要追求自己后明白对 A 的感情,一段同学聚会时 A 看那个男生对 B 献殷勤不舒服也明白了 XXD 就跑出去浑浑噩噩撞了车。)

求粮,算是一个脑洞吧

cp戴安娜卡文迪许*赫敏格兰杰
戴安娜和赫敏同级
爸爸妈妈在对抗伏地魔时牺牲了
姨父是食死徒但是死了
本来姨母不想收养戴安娜可惜伏地魔死了
姨母为了向凤凰社示好抚养戴安娜(养三个孩子呀~)
在麻瓜界的卡文迪许家居住(腐国贵族2333)
姨母是一个圆滑的人,很有野心,在魔法界中左右逢源(卢修斯……?)
然后家主继承仪式也是个很好的梗,美人英雄的互救
哇哇哇脑洞就差不多到这里了,接下来就是等粮了!
希望能吃到不ooc的粮!